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公告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李泽彧教授为我院师生开设学术讲座

浏览次数:10    添加时间:2018-10-25

20181021日上午,厦门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兼职教授李泽彧为我院师生作了题为《谈谈学术守门人》的学术报告。

报告伊始,李泽彧教授深情地回顾了在教育研究院学习和生活的岁月,并感叹道33年的时光眨眼而逝,真可谓光阴似箭、白马过隙。李泽彧教授回忆了他去做行政工作前夕潘先生对他的叮嘱,“做行政工作是很忙的,但是再忙也要做理论研究!”李泽彧教授认为,正是教研院的熏陶和先生的教诲,才给了他坚定的学术信念,使之能够在繁忙的行政事务当中始终坚持理论研究,在行政和学术之间找到平衡点,而今天的学术报告正是自己始终坚持理论研究的有力证明。

李泽彧教授本次报告的选题来源于他刚刚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学术专著——《学术守门人探论——高校学术同行评议与利益冲突》,并主要聚焦于“何谓‘学术守门人’?”“何谓高校学术同行评议?”“何谓高校学术同行评议中的利益冲突及其如何规范?”等研究问题开展论述。首先,李泽彧教授认为学术同行评议当中机制、规则、过程与结果都很难说得上是完全科学公正、程序规范的,因为利益冲突始终贯穿其中。而怎样缓解这种利益冲突?李泽彧教授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中所提到的要执着于教书育人,有热爱教育的定力,淡泊名利的坚守,认为学术同行评议也要回归初心、坚守良知,做好“学术守门人”。其次,李泽彧老师谈及了“学术守门人”这一概念的由来,说明此概念来源于科特·雷温(Kurt Lewin),他是将守门人(gatekeeper)一词引入学术界的第一人。“学术守门人”这一概念相对于对学术的量化评价,指的是同行专家根据自己的学术良知和学术素养,对其他人的研究价值进行优劣判断,发挥着筛选论文的“过滤器”和论文纠错的“调节器”作用。而关于同行评议的起源,李泽彧老师认为威尼斯共和国于1416年颁布的《发明人法》,其中规定的专利评审实际上就类似于学术同行评议,有着学术同行评议的雏形。而同行评议的几种类型包括盲审(单盲、双盲)与开放同行评议、内部同行评议与外部同行评议、通讯同行评议与现场同行评议,在标准上具有求真、求善的特征,在规则上具有匿名制、回避与推荐制、反馈机制和申诉机制等机制,在功能和价值上主要发挥着对学术的判断和选择功能。随后,李泽彧教授由对高校学术同行评议体系的不足做出了分析,他认为学术同行评议既存在交叉学科真同行难寻、学术观点非共识现象等制度性缺陷,也存在利益冲突、对创新理解把握不一、专家对一些学术观点存在剽窃的心动异常等非制度性缺陷。而如何弥合这些缺陷?李泽彧教授认为,一方面要从不容忍学术不端、保持同行评议的“学术守门人”和“理性代言人”角色、促进学术共同体规范发展等内在对策入手,另一方面也要努力从构建良性学术同行评议制度、强化同行评议制度执行等外在对策发力。最后,李泽彧教授引用曾国藩“万山磅礴必有主峰,龙兖九章但挚一领”的名言,呼唤“德才兼备、秀外慧中”的学术守门人的大量涌现。

李泽彧教授的报告旁征博引、幽默风趣,引发了大家的深刻反思。潘懋元先生指出,李泽彧教授是将学术与行政结合得相当好的教授。而对于今天的报告,潘先生基于自身经验,认为做好“学术守门人”必须要不畏强权、坚守本心,并鼓励李泽彧教授在接下来的研究当中要探析一下“学术守门人”的痛苦与坚守。

本次学术例会由覃红霞副院长主持,潘懋元先生、郑冰冰书记、王洪才教授、武毅英教授、陈兴德副教授、吴薇副教授、连进军副教授、郑宏副教授、李国强副教授、文静助理教授、蔡秀英助理教授、陈斌助理教授以及本院部分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参与了本次学术例会。

 

 

                                         (供稿人:2017级硕士生 赵祥辉)


  • 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思明南路422号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
  • 邮箱:gjs@xmu.edu.cn
  • 电话:+86-0592-2186413     +86-0592-2180536
  • 传真:+86-0592-2189065
版权所有 ©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 2017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思明南路422号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 邮政编码:361005

站点流量统计:725212018年0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