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厦大

余小波

浏览次数:    添加时间:2017-10-21

   唐:余老师,您好!我是2015级硕士生,很高兴今天能拜访您。

   余:我既是2003级的,也是1988级。我在厦大教育研究院有3次求学经历。最早是1988年,当时厦门大学高教所招有一个硕士生班。这样的硕士生班前后好象有2个,第一个班是1985级,有周川、李泽彧、叶之红、高新发等。1985级培养完后招了第二个班,第二个班就是1988级,有刘根正、洪艺敏、薛彦华等,之后就没有再招硕士生班了。

  唐:请问这个是在职硕士吗?

  余:都是全日制硕士,但学制是2年制,主要学习学位课程,答辩在参加工作之后进行。1989级招生时本来也是沿用前两届的2年制的,大概是感觉2年时间还是太短了吧,后来招进来之后改成了3年制,之后就没有再招研究生班了。所以,我首先应该算是1988级的。到了2000年的时候,我又参加了厦大高教所主办的博士班。这个班当时只招了16个人,基本上都是各高校的领导,办学方式与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班是一样的,但这个博士生班的学位、学历问题无法解决。单位上人人都知道我去读博士了,还给了资助的,最后却拿不回学历学位不是比较麻烦吗?没有办法就在2003年又考了厦大高教所的博士。

   唐:咱们聊聊您那时的博士生活?

   余:当时我们那个博士班是先进来读,学校组织统一考试,再报教育部认可。但不知什么原因华科的博士生班教育部认可了,但厦大的这个路没有走通。所以,当时我们这个博士生班的16个人,一部分人再通过考试成为正式博士,一部分人转读了其他学校的博士,还有一部分人就只拿了个结业证书。

   唐:您当时与厦大高教所的老师一定有很多故事。

  余:故事就太多了,1988年我刚进厦门大学时,我们高教所的男研究生都统一住在凌云5的五楼,对面就是潘先生那栋建在山间的小阁楼,远远的可以看到蔚蓝色的大海。当时硕士生是4人一间,博士生是2人一间,我住在502,501、503都是硕士生,王伟廉、邬大光、樊安群这几个博士生应该就住在504和505。那个时候中日围棋擂台赛正打得十分热火,学习之余下围棋是当时高教所师生休闲的重要方式,好象人人都会下几手,老师中水平高点的有李泽彧、刘海峰,研究生中我和张振乾算是高手了。

   唐:您对学弟学妹们有什么寄语和期待呀?

   余:珍惜在厦大的三年时光,度过一个充实而有意义的研究生生活,这对以后来讲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既要学习研究,在学业上有所提高,也还一定要有其它方面的记忆,这样才会更有意义。

   唐:请问您我们这个专业出国读博还是在国内读博发展会比较好?

   余:这要根据每个的职业规划和人生选择,如果有条件,能够出国读博就出国读博,当然,在国内读博也未尝不好,都挺好的。

   唐:您对潘先生有什么想要表达的

   余:从1988年到现在我一直跟着潘先生,对潘先生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潘先生带学生,从来不分彼此,不仅仅对他亲自指导的学生,只要是厦大高教所的学生他通通都是当做自己的学生来对待的。潘先生带学生,也不分在读与否,即使是毕业多年了,先生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关注和关心着每一个学生,这点是十分感人的。

   唐:您对我们学院建院四十周年有什么建议?

   余:我1988年进高教所时,正值高教所十周庆典,当时我们研究生都承担了具体的接待工作。四十周年院庆,学院一定会有更加周全的考虑和安排。



余小波,系教育研究院1988级院友,现为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该文主要由唐琴完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