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满满的幸福在心头

胡弼成

浏览次数:    添加时间:2017-10-21

我是1999级博士生胡弼成,与厦门大学高教所(现厦大教研院)非常有缘分。这缘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在选择求学期间,当时最想考的是中南大学的哲学博士,其次是想考北京大学,实际上与刘承波一起参加了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生考试,最后非常有缘分考到了厦门大学高教所攻读博士学位,就读于王伟廉教授门下。

当时交通很不便利,来厦门大学上学也需要克服诸多困难。从长沙到厦门没有直达的火车,还需要到福州坐汽车辗转到厦门,需要很长时间。当时我的舍友刘承波,为了读博士还将青岛的房子卖了。并且,从青岛到厦门上学也不方便。他为了挤上火车,有一次硬是从车窗外翻进车厢,当时连另一只脚都没地方放,很长时间就像金鸡独立一样站着!当时求学很艰苦,但我们的生活很精彩。

我们学院当时在囊萤楼,课后我就经常与杨广云老师、刘承波、段艳霞等同学一起在娱乐室打乒乓球。之后广云还会带着我们去校门外小巷子里的“照强海鲜”吃“酱油水煮鱼”。周末,我经常带着师弟师妹一起爬五老峰,寻找山上的野果子,或爬山比赛等。当时从五老峰下山时还需要手脚并用才可以爬下来。想想当时就觉得很好玩!有点累,但自得其乐。傍晚,我们几位同学会时常去滨海路上跑步。记得有一次,郑若玲老师说:“我骑自行车,你跟着自行车跑!”我当时也答应了,飞快地跟着自行车逛奔。平常看起来很笨的我,好像也跑得不慢。我们那时还会买一些熟菜到寝室吃,一起喝酒,一起海阔天空地畅聊!有一次,黎琳从她广西南宁的家里带了榴莲来“凌云三”吃。她是一份好意,但没想到当时闻到榴莲味的好多同学就跑了。其实,我比较喜欢那个味。它虽然对很多人的嗅觉来讲很不一般,但吃起来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那味道确实很鲜美、可口,毕竟“榴莲”忘返。黎琳说,榴莲在的地方,蚊子都不敢来,它可以把蚊子熏走。夸张一点地说,它可以把蚊子臭死!还有一天晚上,在白城海边的沙滩上(沙滩没了,记忆犹在),我和晓中租了一张小方桌,两把椅子,每人一杯热茶,从晚上8点多聊起,直到次日太阳升起,看脚边潮涨潮落,思绪万千,谈人生何去何从,岂能再生?

博士生的生活虽然比较丰富,但博士生也有自己的压力!田建荣师兄学习非常用功而紧张,又不注意活动,最后把身体都弄垮了。当时我还专门给他做过右半身的按摩呢。刘承波也由于学习刻苦而紧张,经常坐着,不走动又不运动,最后引起两条小腿的皮肤变黑,有点肿了。博士学习需努力,虽紧张,但也要适当放松!

在博士生期间还发生了几件印象深刻的事情。一是在1999年,潘先生带着我们博士生一行到湖南来调研。当时在火车上潘先生给我们几个学生在车厢里讲学,乘务员监视着我们,走过来问:你们是不是在搞法轮功宣传?这件事印象深刻,当时似乎批法轮功,草木皆兵。令人深思!二是黎同学在潘先生课上有次忘记带讲课材料,先生很严肃地批评了她。为了赶时间,我骑自行车将她载回去取材料。路程那么短,但回来时两人都满头大汗,不知是热得这样,还是怕先生而冒出了冷汗。三是卢晓中在潘先生课上做presentation。他讲的内容大致是世界高等教育的新理念,讲了很久都是理论性的东西,很枯燥无味。每个在场听的人都有些打嗑睡了。当时潘先生就挠头了,我看情况不妙,就用脚尖暗暗地提醒了晓中。接下去的讲课就出现了理论联系实际。大家都悟出了先生“挠头”肢体语言的作用。潘先生讲课很注重方法,确实是一个大教育家,很值得我们学习。四是潘先生很喜欢做藏头诗。我们到高教所的第一次迎新晚会,还有“博饼会”上,他就会给到会的包括刘海峰老师做一首藏头诗。

现在回忆起在厦门大学这几年的生活和成长,每一次感觉都很好、很恬美,有一种无限幸福的感觉。选择厦门大学教科院、遇见每一位老师和同学、结交教育学科,是我一生的缘分。因此,无尽的感谢要献给各位尊敬的老师和亲爱的同学。我觉得教育学是人生必修课,是对人生的培养,使人积极、乐观、向上。人生的终极目标是幸福,培养人的教育理论应该是“幸福教育学”。我在教学过程中努力地实践“幸福教育学”,让学生有一种幸福感。当他们回忆以前的教学和老师时,他们都会沉浸在一种幸福的感觉中,就像我在回忆厦门大学的时光一样,都是满满的幸福!

对学院的期待

人都是锻炼出来的,人才的培养就是让他们去锻炼成长。学院可以为学生创造一些高等教育与教育管理的平台,让他们去锻炼。在这方面,厦门大学高教所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如提供了一些助管的岗位锻炼着人,也培养了很多不错的帅才,如张德祥、林蕙青等。大学和社会也需要更多的有智慧、能做学问的大才,我希望,厦大教科院在今后能够培养出更多的大才!


对于学弟学妹的寄语

希望你们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其实,原来在学校的时候也在想,在学校是不是只追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些?我觉得“学习好”是一方面,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开开心心。身体健康是一个人追求幸福生活的基础和前提。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何谈幸福?快快乐乐的学习氛围,身在其中,身心自然健康快乐。


胡弼成,系教育研究院1999级院友,现为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该文主要由唐琴完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