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林伟能老师

浏览次数:    添加时间:2017-10-30

访谈对象:林伟能(2006级院友)

访谈时间:2017年8月25

访谈地点:龙岩市老树咖啡

访谈整理:黄敏君

一、备考篇

我当时在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工作,担任团委书记兼学生处长。我记得是2006年入学我们教育研究院,师从吴温暖教授,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按时毕业的在职研究生之一。

备考厦大研究生尤其难忘。我毕业于上杭一中,高考发挥不是发挥得很理想,一直有一个重点大学梦。这个梦想后来就在厦大实现了。我印象中,备考的时候,外语的压力比较大,我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考研中,英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付出得到了回报。在复试面试中还有个插曲,由于自己口语不好,请求在回答问题中,用书写的方式作为补充回答问题。

二、感悟篇

因为英语基础的原因,我在求学过程中,每天都通过看国际新闻来学习英语,受到了老师的肯定。老师将挪威学者写的关于潘先生的专著,全英文的,让自己作为翻译工作的总负责人组织大家翻译。在考上研究生以后,我非常珍惜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虽然在外语上花费比较多的时间,但我认为,厦大作为名牌大学,英语的学习和能力很重要,但是也应该注意到专业的系统学习。

我住在勤业楼,每天早上都去芙蓉湖那边散步、跑步、锻炼;我还经常会去游泳,这习惯到现在也在坚持。感觉在游泳的时候思考一些问题,思路特别清晰。总之,整个求学过程我非常的享受,这是我人生中最惬意、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自己在求学过程中,本身的工作很忙。但是跟校长交流过,请求有一段时间集中精力。脱产学习,获得校长的支持。我想,我自己外出学习了,但部门的工作还在正常运转,这其中少不了其他同志的辛苦和付出。因此在自己以后担任部门领导后,也非常支持年轻人的发展,以及参会学习的机会,也会有意识的安排看似工作繁忙的人员离开工作岗位,参与进修,使其静下心来提升自己,获得另外一种体验。有时候并不是业务本身带来的,更多的是心灵沉淀以后获得的成长。

在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我深深感受到学术大师的魅力。听老师们讲课,如痴如醉,醍醐灌顶。比如潘先生、王洪才教授、张亚群教授、谢作栩教授等。先生思维敏锐,在沙龙上,经常点评独到,令人豁然开朗、印象深刻。王洪才老师上课的时候,思维活跃,反应迅速。张亚群老师上课严谨,体系完整。这些老师对我们学术上的影响都非常大。印象中老师都很严格,对老师都有些敬畏。当时妻子在中山医院待产,不敢请班长帮忙请假,自己打车回去请假老师同意之后,才赶到医院。

在学院中,我们跟老师们的关系都非常好,聚在一起的机会也比较多,交流很多。

感觉近些年学校变化比较大。比如建设上多了,也漂亮了,但是似乎少了一些古朴感了。历史是不可复制的,应尽量保留那些具有历史感的东西。

三、一些建言

认为,在大学期间,应兼顾职业生涯需要的实用性内容的学习,比如考证之类的,是社会就业的刚性需求,是有必要的;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经历、阅历,多接触社会,走进自然,多游历。现在的学生在这方面是比较欠缺的。

从时间和精力上来讲,增加自身阅历是完全可能的,就看有没有这种意识。比如出去逛一次街,就是一种体验,比如细到观察橱窗的布置、广告语的设计等等。多培养好奇心,培养自己的兴趣,比较建议在可能的情况下“穷游”,这对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非常重要。面对完全不同的自然环境,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对人的震撼是很大的。这是网络上的文字、图片所不能比拟的。现在教育最大的缺失是很多时候脱离了现实,脱离了社会很多大学生从校园出来进入社会的过渡很漫长、很艰难。如果能够在大学期间听过游历走出去,可以大大缩短从校园人到社会人的转变期,缩短大学生心理上的路程,包括心理、思维的方法等。另外,还可以试一试生存体验。自己没有钱、没有食物、没有手机的情况下求得生存。大学生应该对自己狠一点,勇敢脱离自己的舒适区。来自父母的庇佑始终是外在的,不是我们自己的。会让自己的孩子参与一些艰苦的训练营。

要善于培养生活的情趣,少去喝酒、打麻将,多去体验大自然会,你就会得到更美好的体验。我自己会经常徒步,没有目的地的徒步,观察生活、观察有意思的事情。也会突发奇想,一个人说走就走,看看新奇的东西,品尝美食,去外面看看,去感受、去体验。培养有情趣的生活,这是一个终身的课题。对自己的孩子也会这么引导和要求。可以尝试培养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监督,大家一起走出室内,多体验生活,培养自己对生活的情趣。

非常感谢厦大,很自豪自己是厦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