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之教

刘志文

浏览次数:    添加时间:2017-11-28

与厦门大学结缘

时间过得真快,青春快乐的求学时光已经是十年前,二十年前的回忆了。我是学院2003级的博士生,但与厦大高教所的缘分可以追溯到读硕士的1995年甚至更早,可以说正是厦大高教所和厦大高教所的老师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回想起这些往事,还像发生在昨天那样历历在目。

1993年的初夏,我还是江西上饶师专中文系临近毕业的学生,表面上显得嘻嘻哈哈,对未来毫不在乎,甚至有点放浪形骸,内心更多的是对未来的不安。机缘巧合,让我遇到了当时在厦大高教所任教的张祥云老师。在张老师的鼓励和指引下,1995年我报考了厦大高教所。分数排在第五名,当年厦大高教所硕士生只有四个名额。为了争取机会,大着胆子赶赴厦门大学,见到了高教所所长刘海峰老师。敲门时,内心充满了忐忑,刘老师平和的态度和儒雅的谈吐平息了我内心的不安。刘老师问了我几个问题,谈了招生的一些情况,当场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推荐我到汕头大学。拿着推荐信,我如获至宝,顺利地被汕头大学录取,成为汕头大学首届的高等教育学硕士研究生。当时汕头大学高教所的硕士研究生与厦大高教所联合培养,厦大高教所很多老师都给我们讲授过课程,其中还有一个学期到厦门大学上课,我们感觉特别幸运。虽然这一届只有杨玉芝和我两个学生,潘先生给我们讲授高等教育学课程,与黄宇智教授共同担任导师,使我们有幸成为潘先生的弟子。硕士毕业来到广州工作,2003年再次报考厦门大学,成为厦大高教所的博士研究生,再次成为潘先生的弟子。


先生的不言之教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潘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大师,每一位来厦大高教所求学的学子,都能深深地感受到先生的人格魅力,产生触动内心深处的感动。作为一名学者,先生的学术成就高山仰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作为一名教师,先生的教学方式平易近人,让人如沐春风。潘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既伟大,又平凡的老师。毕业有年,深刻在脑海里的,有课堂上的教诲,比如先生的第一堂课必讲韩愈的“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更多的是课堂之外的不言之教,分享几件记忆中的往事,虽是个人体会,但其中的感受却是很多同学师友都曾经历过的。

在汕头大学读硕士时,潘先生受聘为汕大的特聘教授,每个学期都会到汕大工作一段时间,住在P6教师公寓。先生经常从公寓走到教学楼的汕大高教所上课,沿着山边小道一路走到教学楼,进教学楼的时候有两个入口可以选择,一个先,一个后。有次陪先生走路,先生问哪条路更近一些,我想当然地说,先进教学楼的路近一些,先生没有说话。过了两天,先生告诉我后进教学楼的路更近一些,他带了记步器,比较了两边的步数。当时听了,顿时汗颜,体会到做学问要讲事实,凭证据,不能凭感觉。

潘先生是热爱生活,非常有生活情趣的人。记得有一次在汕头南澳岛跟着潘先生逛海产品市场,先生走进一家商店,详细询问不同品种的鱼类、贝类,还给我们介绍哪种好吃,要如何做。看着走街串巷的先生,觉得特别的亲切。潘先生的思维特别敏锐、活跃,有时候让我们年轻人都自叹弗如。那个时候,汕头到厦门还没有通高速公路,坐车到厦门路途遥远,要七八个小时。有次所里师生和先生一起去厦门,在途中休息时,学生和老师们感叹路途的不便,展望将来高速公路开通了能够如何方便快捷,虽然大家还没见识过高速公路。先生听到了,加入我们的讨论,摇摇头说你们想象力不够,估计得太慢了,到时候这边有轨道,随时可以上车,一两个小时就到厦门了。我们哈哈大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在今天已经变成了事实。先生对新事物特别敏感,总是能敏锐地捕捉新时代、新技术的冲击,进而思考其对高等教育的影响。面对市场经济是如此,面对互联网信息高速公路是如此,面对大众化、大数据也是如此,《市场经济的冲击与高等教育的决择》《走向21世纪的中国高等教育》等几篇非常有影响力的论文,就是基于对未来的准确把握写成的。

2003年再次来到厦门大学求学,经历了些世事,我也显得成熟了些。第一学期老老实实地呆在厦门大学,上课、看书、写作业。男同学都住在凌云,房间紧挨着,中午吃完饭是最热闹的时候,有同学拿出凳子坐在走廊上下象棋,有同学端着茶杯喝茶聊天,有同学拿着书在讨论问题,你来我往,呼来喝去,气氛甚是融洽。周六的晚上,沐浴更衣约着同学一起到先生家参加沙龙,晚上坐车回来的时候,一路聊到校园,兴奋之余,躺在床上看书到两三点。有的同学,趁着夜色奋笔疾书,几天之后一篇大作写成。周末的时候,同学们经常约着一起爬山去植物园,到环岛路上骑车,沙滩赏月,喝啤酒。那段时光,好生快活!生活愉快,但学习并不轻松,先生给我们上课,一个月一轮,一上就是五天,先生从头到尾精神很好,常常是学生顶不住,大呼吃不消。虽然累,学习效率非常高,还记得先生第一学期要求交的五篇作业,2004年都在核心刊物上发表,很有成就感。遗憾的是,当时小孩还小,没能全身心投入在厦门大学多学习一段时间。

来厦门的时间少了,但先生留给我的感动,依然刻骨铭心。有次在先生家的书房整理书籍,很多著作都有先生写的序文,可惜没有整理。我自告奋勇,帮先生把这些书搬到复印店,把序文复印下来。搬了好几趟,复印了几十本著作的序文。中午12点多的时候,先生打来电话,喊我的名字说,不要弄了,回来吃饭。顿时感动得眼泪在眼框里打转,那一声亲切的呼唤,永远都忘不了。还有一次,先生生病住院,刚出院回到院里办公,身体还很虚弱。谈到毕业论文的进展情况,先生得知我希望到网络学院实地调研网络教学情况,当即给我写推荐信。看着先生吃力地给我写信,内心无比感动,也很心痛,后悔不应该跟先生提这件事。

先生留给我的感动还有很多,无法一一叙述。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学生,先生的弟子众多,跟先生接触过的学者、朋友则更多,相信他们在先生身上感受到的感动,一定会比我更多。

老子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道德经》第二章);“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道德经》第四十三章)孔子也说:“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潘先生正是遵循圣人的智慧,以“不言”的方式来施教,先生做到了。


两点感悟

第一点感悟:潘先生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是厦大教育研究院(高教所)教师集体形象的缩影,是中国大学优秀教师的缩影。无论是在硕士研究生期间,还是在博士研究生期间,给我们授课的每一位老师,虽然风格各异,但留在同学们心中的都是谦和有礼,让人温暖的形象。每一位老师都在我们学生心中留有难忘的笑容。这样的笑容一直在我们的生命中延伸,给我们力量。无论是开会的时候,还是出差的时候,与老师们相遇总是令人兴奋而快乐的事情。聊及校园里、课堂中的往事和故事,总是能让人开怀大笑,停留在青春的时光里,老师们自然就是那不老的传说。这样的情境,不仅发生在我们身边,也发生在所有中国大学优秀教师的师生交往之中,这里有教育的真谛。雅斯贝尔斯说:“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智知识和认识的堆集。”“在学习中,只有被灵魂接受的东西才会成为精神瑰宝,而其他含混晦喑的东西则根本不能进入灵魂中而被理解。”要了解真实的中国大学,除了看外在的学术成就,还要看大学中有多少真正能影响学生灵魂的教师。

第二点感悟:向潘先生那样行君子之道,做幸福教师。曾经的莽撞少年,毕业后成为高等教育各条战线、不同领域的工作者。曾经的硕士生、博士生,也成长为副教授、教授,成为硕士生、博士生的导师。薪火相传,潘先生和各位老师的不言之教正在通过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传遍四面八方。硕士毕业后,我在工作上历经几次选择,非常庆幸最终还是选择在大学做一名普通的教师,可以和学生们在一起,教学相长,简单而幸福。博士毕业后,开始指导硕士研究生,也试着定期与学生见面,边吃边聊,营造宽松自由的讨论氛围。与先生的不言之教相比,还只是稍有其形,离其神还差得远。师道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孔子倡导的君子之道,师者,君子也。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轻利,重义,近仁,为师之道,路漫而修远!


(刘志文,系教育研究院1995级硕士生,与汕头大学联合培养;教育研究院2003级博士生,现为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