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贤毕至 研讨高考——“恢复高考40周年暨高考改革学术研讨会”开幕式致辞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8日 字体:A+ A-

群贤毕至  研讨高考

 

——“恢复高考40周年暨高考改革学术研讨会”

开幕式致辞

 

刘海峰

 

 

尊敬的钟秉林会长、瞿振元会长、朱崇实校长、潘懋元先生、各位专家、老师、同学们:

   上午好!今天,“恢复高考40周年暨高考改革学术研讨会”在厦门大学顺利召开,首先,我谨代表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向出席会议的各位代表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1977年恢复高考是中国现代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标志着中国招生考试史的新纪元,也是中国教育史的新纪元。1977年的高考,不仅是许多人命运的转折点,而且成为一个国家与时代的拐点,它是一段值得珍藏的历史,是一种历久弥新的记忆,是一个永留史册的传奇,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人们谈论和回忆的一个话题,每隔10年就会形成一次讨论的高潮。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四十不惑”之说,恢复高考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今年又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

   除了高考,很少有哪种教育活动会长久吸引举国民众的广泛关注,很少有哪个历史事件过了三四十年就会引发无数的回忆和感慨,因为高考与中国每一个地区、每一个读书人密切相关。年年岁岁“考”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一次的高考,吸引着社会各方面高度关注的目光,每到考试和录取季节,更是各种媒体争相报道的中心。高考改革是一个长盛不衰的热点话题,也一直牵动着全社会的神经。每年夏天,高考更会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恢复高考改变许多人的命运。长期压抑后的解放、久旱逢甘雨的渴望、复习备考时的紧张、高考过程中的神圣、金榜题名时的喜悦……,凡是经历过恢复高考洗礼的大学生,回忆起1977年高考的往事,都是记忆犹新,仿佛如昨。我们的研讨会既要涉及个人关于高考的回顾和高考故事的叙说,也应注重恢复高考的全景扫描和历史复原,尤其要关注对高考改革的学术探讨,思考和展望高考发展和改革的未来,以为高考改革提供可资参考的理论参考。

   欣逢恢复高考40年的盛事,全国媒体又将对77年高考进行“集体性怀旧”。作为中国考试研究的一个重镇,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的师生在全国发表和出版了最多的高考研究方面的论著,最近又在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22本、 约768万字的“高考改革研究丛书”,在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了3本“高考制度变革与实践研究丛书”,到年底会出齐8本。两套书30本,算是我们为恢复高考40周年献上的一份厚礼。中心的产生出一系列高水平、具有领先性和高显示度的标志性成果,近十多年来获得部省级科研成果奖20余次,其中一等奖11次,其中包括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3次、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1次、全国教育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次、福建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5次,是厦门大学文科获得高层次奖项最多的团队。这次我们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与江苏省教育考试院联合举办 “恢复高考40周年暨高考改革学术研讨会”。多年来,江苏省教育考试院与我们有很好的合作关系。今次研讨会还得到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国教育学会、光明日报教育研究中心的学术支持,以及中国教育报、新浪教育、中国教育在线等新闻机构的支持,还有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等主流媒体前来报道采访,在此表示由衷的谢意。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会场不大,胜友如云。今天出席研讨会的代表,集中了中国研究高考制度的最主要学者。尤其是在座的有多位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钟秉林、瞿振元、戴家干以及本人,我们4位都还兼任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参与了中国高考改革的顶层设计。所有关于高考的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的5位首席专家钟秉林、袁振国、文东茅、刘志军教授和我本人今天也都悉数在座。出席研讨会的还有我们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的创始人、名誉院长潘懋元先生,以及中国出版过高考研究专著的多数学者,真可谓群贤毕至,高朋满座。我们的研讨会虽然没有叫“高峰论坛”、“峰会”等名称,但确实可以说是中国高考改革研究的最高盛会。

   温故可以知新,鉴往可以知来。每次重温恢复高考的历史,都会给中国教育和中国社会带来满满的正能量。因此,今天我们回顾恢复高考不仅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让我们共襄盛举,开好这次研讨会,为中国的高考改革增加前行的动力。最后,预祝研讨会圆满成功!祝各位代表身体健康、交流愉快!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