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爱到细爱,从宏观到微观
——忆亲身经历潘懋元先生两件事
发布人:张仕婧  发布时间:2018-04-07   浏览次数:11



[作者刘华东,196310月出生,现任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党委副书记、副校长。20007月就读于厦门大学高教所高等教育学博士课程班,师从潘懋元先生,20056月获得厦门大学教育学博士学位。


每每想起美丽的厦门大学,想起在厦门大学求学的日子,就思绪万千,感激与感悟、思念和思考交织在一起。应该说,我对厦门大学的美好印象完全来自听到潘懋元先生的精彩报告,我对厦门大学的求学渴望完全来自对潘懋元先生的仰慕和崇敬。

1993520日潘懋元先生应邀专程来华东石油学院(现在更名为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做学术报告,在学校引起了轰动,500个座位的礼堂座无虚席,大家聚精会神如饥似渴地聆听潘先生有关教育思想和办学思路的讲座,我也是听众之一。当时学校坐落在山东省东营市,地处黄河入海口,非常荒凉,号称是山东的“北大荒”,而且交通十分不便,从济南到东营只能乘坐汽车,需要花费4个多小时,就是这样的地方和条件,潘先生仍兴致勃勃来到学校,着实让学校的领导和广大师生员工非常感动。其实之前,我对厦门大学潘懋元先生早有耳闻,这次听了讲座顿生钦佩。我当时就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在那样的条件下,潘先生仍不辞劳苦专门来到学校呢?后来,当我成为潘先生的学生之后,我有了答案!我知道了他之所以不畏艰难险阻,千里迢迢来到东营,是来自他的理想和作为,潘先生为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为了弥补中国高等教育“十年耽误的缺憾,不想在高等教育的领域留下哪怕一块“荒芜的土地”,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办学困难的学校,他越要关心和支持!他要为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呐喊助威,传播高等教育的理论和他的办学思想。当2003年潘先生接受邀请专程参加我校50年校庆时,学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0年前学校的条件还比较落后,一些老师由于生活艰苦而且当时对学校发展的信心不足不太安心工作,现在校园里建起了许多高楼大厦,环境优美,教师安心工作而且很有信心。我想学校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大家从不安心到安心,学校发展日新月异,这其中蕴含着潘先生的办学思想和办学理念,饱含着潘先生的谆谆教诲和付出的心血。

2000年我有幸来到厦门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学位,成为潘懋元先生的一名学生。当时我是在职学习,记得20012月学习期间,潘先生要求我们在学完《高等教育学》课程后写一篇作业,学习快结束时我把自己的作业交了上去,等到7月份我再来厦门大学上课时,作业发下来了,令人吃惊的是,潘先生在我的作业上密密麻麻地用红笔作了许多批语,作业中有一段话,潘先生划了红线批注到:这段话有道理,符合教育思想。还有一段文字,潘先生同样划了红线批注到:这个结论需要酌情考虑,说得太绝对了。作业中包括标点符号不对的地方,潘先生都一一地标注出来。当我看到这些红红点点的批注,非常感动和震憾,潘先生对待一篇普通的作业就如此认真、如此投入、如此严格,潘先生这种一丝不苟的精神,严谨治学的态度,跃然纸上,栩栩如生,令人肃然起敬。这篇作业带给我的不仅是文章内涵的提练和文笔的通畅,而且也成为我工作上的“灯塔”和警灯。当我在指导学生时,让我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和应付,每当想起潘先生批改的这篇作业,我就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笔。当我在工作时,让我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和轻松,每当我想要松口气时,我就想起潘先生对待作业的态度,让我认真而严谨,紧张而努力。

在潘懋元先生的谆谆教诲和亲自指导下,20055月我的博士论文顺利地通过了答辩,在授予学位仪式上,当潘先生给我拔穗时,我觉得潘先生给予我的不仅是博士学位,是一项荣耀,更是一种责任和期待。在厦门大学不仅收获了知识和学识,更重要的是得到了熏陶和培育,尤其是潘先生严谨治学、一丝不苟的精神和态度让我终身受益,时时激励和鞭策着我。

潘懋元先生具有顶天立地的风范,为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为了传播教育思想和办学理念,潘先生足迹遍布全国各地,不仅为高等教育发展出谋划策,而且对民办教育、高职教育、普通教育也倾注了心血,那怕对于一篇普通的作业,潘先生也是一丝不苟,严格认真。正如潘先生所研究的宏观教育思想和微观教育思想一样,不论从大爱到细爱,从宏观到微观,他都是同样的逻辑,同样的重视,认真严谨,倾注了心血和精力,我想正是因为潘先生有如此的精神和态度,既有思想的高度引领,又要丝丝的小处指导,才使他既成为高等教育的大家,成为高等教育发展的引领者,同时又成为学生所挚爱的老师,成为学生所依赖的“朋友”。现在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不正缺少潘懋元先生这样处处体现大爱和细爱,既重视宏观又重视微观的精神和思想吗!

2018322日撰文于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