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学位——最美的人生之旅
胡志刚
发布人:张仕婧  发布时间:2018-04-06   浏览次数:11

我的博士学位之旅,如果算上预科—高访学者加进修教师(2001年2月-2002年7月),长达10年(博士生在籍:2004年——2012年)。旅途漫长,却是世界最美的人生之旅:中国最美的海滨之城,南方最美的大学,最美丽的先生——美丽的学问、美丽的思维、美丽的人格。先生,是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师生员工对潘懋元教授的爱称。

我的学士学位、硕士学位,都是工科,完成于以数字命名系和建筑的军队院校,那是方块、刚性、力量之美的旅行。博士学位之旅,始于厦门前埔店上西里,在一家极具亚热带风情的大众消费酒楼,先生以工作餐的形式,礼遇我这个拜访他的高校普通教师。学术殿堂的第一节课,是在囊萤楼,由我高访和博士学位的导师邬大光教授主讲。在此之前,中国的传统文化、文科思维,在我脑中几乎是空白。

厦门的城市之美,厦大的校园之美,几乎是人人都可以感受的到的。但学问之美、思维之美、人格之美的领受,只能是在传统课堂上,浸润在先生通俗易懂、但又见解深刻的学问传授和学术追问中,在先生对厦大、对师生的关爱里。

进厦大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一直觉得没有潘先生不知道的东西,即使是教育领域外的知识,也是如此。到现在,我才逐渐体会到,潘先生真正非常人的地方,主要还不是知识本身,而是获取知识、处理知识、表达知识的思维方式和方法,以及判断自己和他人是否真正掌握了知识的标准——几乎没有任何疑惑地、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即使是非专业领域的听众,也能非常清楚表达者所要传递的信息。学问之美、思维之美尽显。由于在职攻读学位,我不常在厦门大学,但只要回教育研究院,一般都会去前埔店上西里拜访先生,尽享受道之美。记得博士论文答辩的那年暑假来厦大,在去先生家的出租车上,的哥似乎对我去看老师不以为然。我说:一个儿孙满堂、拥有大家庭的人,还将自己的不少收入拿出来资助学校和学生,这样的老师不应该去拜望吗。授业解惑间,日常生活中,也尽显先生的人格之美。记得我高访结束后,在核心期刊发表的第一篇论文,是先生逐字、逐句修改的,最后的发表稿已是面目全非,但先生坚拒论文署名。无论春夏秋冬,只要告辞先生家,先生都会礼送拜访者出家门,无一例外。先生传承的不仅是学问之美、思维之美,润物细无声,人格之美也代代相传。我的老师邬大光教授,是先生的第一届博士生,我高访期间的第一篇论文,邬老师逐字审阅、精心修改,为赶时间修改我论文,邬老师不惜得罪人,中途离开一次无聊的会议。我的博士学位论文《研究生学位授权审核制度研究》,经修改后,在科学出版社出版。出版前,我多次联系邬老师,要求暑上导师的名字,但被无情坚拒。2014年,此书获得全国研究生教育成果二等奖。

同学之情,是博士学位之旅的另一道绚丽风景。高访期间,我随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所2001级的博士生听课。美丽善良、乐于助人的研究所青年教师郑若玲,才华横溢的“酒鬼”朱新涛,公安出身、意气相投的刘清华,都是挚友。2004级博士生,是一个团结而有魅力的团队。对于辛苦的班务活动,班长毛勇,事无巨细都亲力亲为。在我离校期间,他将我厦大的博士生寝室出租,所得款项,悉数尽返我这个相对富裕的老同学。王育培同学,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在厦门一所高校担负繁重的管理职责,但逢同学相聚,总不忘尽地主之谊。朴实憨厚的彭志武,如自家兄弟般亲热。豪爽的东北女孩唐卫民,不仅勤奋、热心,还以“海量”著称。在开学不久的一次同学集会上,班长毛勇“使坏”——密谋男同学轮流给她敬酒,当一班男同学尽数倒地时,卫民同学依然谈笑风生,或许至今她都不知那次壮举是班长杰作。班花张宝蓉,多才多艺,老家在我国的乌龙茶之乡——安溪,她家上乘乌龙茶的奇香,至今难忘。班上还有一名极年轻的美丽江西女孩——张耀萍,雅号:美丽牌复印机。先生讲课没有教材,但内容非常珍贵,耀萍的一大绝技——速录,一字不漏,内容绝对准确。每堂课结束后不久,她就将“原版教材”送到每位同学手中。我想,在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2004级博士生的每人手中,至今都会保存着这一份精美的手工艺上品。

我是一个不爱旅行的人,但却拥有一段世界上最美的人生之旅。

    

2018年4月3日,于国防科技大学(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