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花开月正圆
冯用军
发布人:张仕婧  发布时间:2018-04-11   浏览次数:148


鸿雁传书,思绪万千。

2005

那一年,木棉花谢,

进厦大,月如钩。

2012

那一年,凤凰花开,

离厦大,月正圆。

2018

可预见,

四月的厦大,

97周年校庆,刚刚闭幕,

师生的精气神,

还浸润在五老峰下、芙蓉湖畔,

传承文脉,典藏记忆。

再畅想,

五月的高教所,

40周年院庆,拉开帷幕,

归来的院友们,

从三家村信步登山、极目远眺,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一年,凤凰花开,

回想起,

在厦大的日子,

每一分每一秒,

犹如老式放映机上的胶片,

一帧、一帧地回放。

不由得使人,

脑中浮现那山海的画面,

心中忆起来难忘的点滴,

耳畔回响着恩师的叮嘱。

智者乐山,仁者乐水,

徜徉在厦大的山海之间,

远足于五老峰上,

穿行于白城海边,

围坐于庙亭柱下,

山高海远,

林幽泉静,

唯怅然以绵长,

任思绪去奔涌。

  

那一年,凤凰花开,

我在,彩云之南。

初试之后,佳音频传,

奔波千里,复试怡然。

感谢诸师,

泰山不让杯土,河海不择细流,

将我,

网罗众家,挑入门墙。

允我,

结缘南强,启学新知。

  

那一年,凤凰花开,

一人,

一书,

一行囊,

沐浴着阳光,

我踏进了厦大。

这里,山高海阔:

足下,一弯山川揽着一座黉宫;

眼前,一抹秋色映着一带斜阳。

这里,大师云集:

耳畔,回响着高屋建瓴的宏论;

心中,震荡着发自肺腑的卓见。

这里,囊萤映雪:

在高山之巅,曾亲耳聆听大师的

传道,

授业,

解惑,

真知...

在深海之渊,曾用心感受名家的

深情诉说,

博雅通识,

矢志不渝,

诙谐幽默...

  

那一年,凤凰花开,

一别,

一回,

再聚首,

还相见,

挥挥手,

道离别。

忘不了潘先生的周末沙龙,

天南海北,共冶一炉,

智慧火花,频频闪现。

犹记得颂恩楼的周一例会,

名家新秀,妙语连珠,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众里寻他千百度,

不思量,自难忘。

母校,你想还是不想,

她,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母校,你回还是不回,

她,就在那里,

不离不弃。

唯愿,

白云苍狗,

自强不息,

始于初见,

止于至善。

  

那一年,凤凰花开,

曾几何,

今日我以母校为荣,

明日母校以我为荣。

一流大学培育一流校友,

一流校友成就一流大学,

其词虽异,其质相同。

母校犹如母亲,

学子犹如游子。

他可以有几个母校,

但只有一个母亲,

所以,他要回来。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回家,是最炽烈的念想,

不论是贫穷,亦或是富贵,

不论是健康,亦或是疾病,

不论是大咖,亦或是布衣,

不论是求存者,亦或是求成者,

甚至,哪怕你一无所有,

都应该,常回校看看。

  

那一年,凤凰花开,

扪心问,

一日三秋,心驰神往。

母校,就在五老峰下,南普陀旁,

静静地凝望,

默默地守候,

学子,归来吧!

校友,回来吧!

校园最美好,

你不来看看?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目的地,

厦大。

  

那一年,凤凰花开,

不自知,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

九个三百六十五天,朝思梦想,

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魂牵梦绕。

那山,那水,那厦大,

不仅有诗,还有远方。

那年,凤凰花开,我进了厦大;

那月,凤凰花开,我别了厦大;

那日,凤凰花开,我回了厦大。

再回眸,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

转角遇到爱,感谢您,厦大,让我可以“充吾爱与无疆”;

又十载,举头望明月,

春华秋实,感谢您,高教所,让我可以“致吾知与无央”。

  

那一年,凤凰花开,

可曾想,

五湖四海院友回,

虽分工不同,

然初心不改,

誓扎根岗位,

推高教强国。

吃水不忘挖井人,感谢陈嘉庚先生,

倾一己之力,博众家之长,

筚路蓝缕,

巍巍学宫,

屹立思明。

没有他的慷慨解囊,也许会有另一个像模像样的厦大,

而有了他的鼎力相助,却给了我们一个更美好的厦大,

造福桑梓,代代相传。

感谢一代宗师,潘懋元先生,

敢为天下先,

创建高教学。

不吝言与行,

桃李天下传。

感谢我的导师,刘海峰先生,

开创科举学,

叩石复垦壤。

知今宜鉴古,

教育咨询强。

感谢高教所的各位老师,

在这个家园,

学术融汇生活,

智慧点亮人生,

学术成就于山海之间,

灵感来源于寺湖之畔,

攀山涉水皆学问,

穿林听海即文章。

  

斯厦大,

不复有牛津之历史悠长,

不复有北大之高亢铿锵,

不复有哈佛之雄奇伟岸,

不复有清华之卓绝宏富。

为抗战,

内迁长汀,

弦歌不辍,

存续文脉;

待胜利,

复返鹭江,

师生操钥,

追寻真知。

守成者,方具有同理之心,

求异者,可成为创新之才,

仁能决断,慈能善择,

宽柔以教,和而不流,

吁嗟乎,南方之强!

就让我们@XMU

永远爱您,

在那山海之间,

我三十而立,

您四十不惑!

  

那一年,凤凰花开,

毕业季,

我到凤凰树下,

许下一个美丽的愿望;

三月木棉红,

五月再相逢。

我站五老峰上,

启开那时光轮回宝盒,

看那发黄的信纸上,

写满了:

回家,

回家,

回家,

永远留恋,

围炉饭!

  

那一年,凤凰花开,

您在厦大,

等我回来,

回来,

回来,

回来,

不再伤感,

月正圆!

  

作者冯用军,系我院2012届教育史博士,现为唐山师范学院京津冀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

与潘懋元先生合影


与导师刘海峰教授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