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献给厦门大学教科院成立四十周年
发布人:张仕婧  发布时间:2018-05-16   浏览次数:10


 

作者:李广来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这是一个永远纪念的日子。

40年前,

517日,

从那时,

在鹭岛,

在厦大,

这个团队,

这片土地,

谱写着弦歌不断的故事。

  

四十年栉风沐雨,

四十年荜路蓝褛;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从一棵树到一片林;

这是一支薪火相传的队伍,

这是一个创造第一的集体。

  

四十年,

漫长而短暂,

四十年,

艰辛而辉煌,

当年的奠基者如今已是一位期颐老人,

当年的第一批学子有的也已花甲、古稀。

但是,

年长者没有停止奋斗与传帮的脚步,

年少者也已扛起师长们交过的大旗。

  

四十年,

一位老者就像一名乐队指挥,

培养出多少歌者与乐手,

指挥过多少独唱与合奏。

  

四十年,

一位老者就像一位美术大师,

把一幅幅长卷写到海外,

把一笔笔重彩涂在神州大地。

  

四十年,

一批批学子走出这片土地。

多少次,

我们又在这里重逢、相聚,

入学时的羞涩让我们难忘那段纯真,

重逢后的成就让我们自豪那时拼搏的精神。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只要您来到这里,

无论是三年五年,

还是十日八日,

都是一段永远的回味,

都是一次生命的洗礼。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红色的种子。

我能听到,80年前,

一位少年用时评、通讯参加民族抗争的呐喊;

我能看到,

一位年幼的随军记者在《青报》《流星》用热血写就的诗句。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革命的种子。

我能懂得,

70年前,

一位进步青年阅读《共产党宣言》时的激动不已。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真理的种子。

我能懂得,

60年前,

从陈嘉庚,到萨本栋,

爱生如子,

办学舍命,

战火中书声琅琅,

饥饿中弦歌不息。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不屈的种子。

我能懂得,50年前,

在“反右”、“文革”中,

一个战士在逆境中坚守,

一个灵魂在“牛棚”里沉思。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开拓的种子。

有人告诉您,

40年前,

一位年近花甲的长者,

投身高等教育拨乱反正,

为一个领域的创新谋篇布局。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严谨的种子。

有人告诉您,

30年前,

厦门历史上的那场百年一遇的台风,

大树折断,

暴雨如注,

当上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

一位老者站在讲台的那份坚毅。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粒爱的种子。

有人告诉您,

20年前,

奖学奖教基金从几千元到几百万。

一位老者的倡议,

温暖了多少寒门学子,

激励过多少求知者的足迹。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在课堂,

先生的注视,

我们感受到殷殷的期待;

在沙龙,

先生的微笑,

我们感受到对后生的鼓励。

在国际讲坛,

先生的激昂与淡定,

我们感受到中国学者的风范与高大;

在考察途中,

先生的脚步与嘱托,

我们感受到后来者的担当与使命。

  

四十年,

先生是火,

点燃我们心中理想的灯;

先生是路,

引导我们走到黎明;

先生是罗盘,

给我们矫正方向;

先生是船舶,

载着我们出海远行。

  

四十年,

我们站在一个值得骄傲的起点,

又要开启新的征程。

四十年,

红色基因已经融入我们的血液,

不忘初心,

肩负起教育强国的使命。

  

来吧,

让我们一起挽着先生的手,

让我们唱着“南强之强”的歌,

踏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砥砺前行!

  

2018516